Navigation menu

2

“脱欧”:一次昂贵的分手 _新闻国际_北京商报

,苹果网络游戏排行榜

两年前,一场浩浩荡荡的“脱欧”公投留下了一堆烂摊子,当英国需要一个“接盘侠”的时候,特雷莎·梅出现了。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布鲁塞尔的一场会议中,闯关欧盟的成功让特雷莎·梅终于能够长舒一口气。都说“分手应该体面”,但在英国和欧盟的这场世纪分手中,分手费、边界问题却始终不断,更重要的是,无论是“软脱欧”还是“硬脱欧”,双方或许都无法寻求到一个最优解,难怪欧盟委员会主席会如此形容这个突破——令人难过的悲剧时刻。

通关欧盟

几天以前,当特雷莎·梅在接听一名听众的电话时还称,“脱欧”谈判几乎让她每晚都在后半夜入眠,如果“脱欧”协议草案得以通过,她将与丈夫菲利普“出去喝一杯”,庆祝一番。现在她终于可以“喝一杯”了。

当地时间25日,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特别峰会上正式通过此前与英国达成的“脱欧”协议。据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消息称,欧盟除英国外的27个成员国领导人已经通过了“脱欧”协议与“英欧未来关系宣言”两份政治文件。

根据“脱欧”协议规定,英国需向欧盟支付总额约390亿英镑的“分手费”,在明年3月英国正式“脱欧”后设置为期21个月的过渡期,其间英国仍继续留在欧洲共同市场与欧盟关税同盟,享受贸易零关税待遇。同时协议还强调,英欧将着眼于建立“自由贸易区”。而“英欧未来关系宣言”则描绘了英欧未来贸易与安全关系。

特雷莎·梅为这一结果作出了不少让步。当地时间24日,英国作出妥协,同意西班牙在英国“脱欧”后,就直布罗陀事宜拥有“特别否决权”,同时为欧盟25日举行的“脱欧”特别峰会扫清最后一道障碍。而在爱尔兰边界问题上,草案中设置了一个缓冲方案,如果双方在此问题上无法达成协议,英国以及北爱尔兰便要一直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和欧盟市场内部,直到找到最终的解决方案。

下一个坎

事实证明特雷莎·梅想要的并不是真的“硬脱欧”,而这也再次加剧了反对者对特雷莎·梅的不满。当地时间25日晚上,英国反对党工党发言人已经确认,科尔宾将接招与特雷莎·梅展开辩论。工党发言人并没有试图掩饰自己的不满,他称,“科尔宾将针对特雷莎·梅与欧盟达成的差劲的脱欧协议好好地当面与她辩论一场”。

英国内部的分裂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增加了即将到来的英国议会投票结果的不确定性。外界普遍预计,英国议会将在12月10日或者11日举行投票,但彭博社的报道却给出了悲观的预测,它们认为除了特雷莎·梅以外,没有人认为投票会获得通过,紧接着在12月13日-14日,欧洲理事会会议又将进行投票。

内部的分裂仿佛悬在特雷莎·梅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在这之前,多名大臣的离职也已经给特雷莎·梅提前预警了一波。本月中旬,在一日之内,包括脱欧事务大臣在内的4名英国政府高官相继请辞,也一度导致英国上演逼宫戏码。虽然特雷莎·梅成功挺过了这一劫,但内部的龙争虎斗让无协议脱欧的风险越来越高。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认为,目前英欧双方对于如何分手还是存在一定分歧,欧盟认为英国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但英国则要考虑能承受多大代价。至于内部,早在脱欧公投时分歧就很大,如今议会的分歧难以弥合也在情理之中,但如今脱欧已成定局,最终考虑的就是怎样将代价最小化。事实上,“硬脱欧”是不太可能的,英欧双方最终还是得坐下来谈,毕竟英国与欧盟之间的生产要素、人员流通、商品流通等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一体化,它们之间在经济、贸易、历史等方面的天然联系也都还在。

不体面的分手

在旷日持久的“脱欧”终于迈出实质性一步的时候,欧盟却笑不出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称,欧盟对“脱欧”结果感到满意,但这是令人难过的一天。分手是悲伤时刻,但分手费必须付,容克毫不留情地指出。

即便如愿得到了390亿英镑分手费的欧盟也并不一定有多开心。英国是欧盟的第三大经济体,而且又长期扮演着欧盟的“金主”。数据显示,2008年,英国支付给欧盟27亿英镑,作为欧盟机构的开支和扶持弱小成员国的资金。到了2013年这笔钱达到了113亿英镑,当时合计174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英国的离开随时可能变成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如今意大利和欧盟因高支出预算的问题剑拔弩张,即便意大利总理孔特明确表示不可能脱欧,但这种担心的种子已经开始蔓延。而此前希腊在政权的更迭中,也一度传出过“脱欧”类的威胁信号。

英国的损失也不容小觑。英国《金融时报》26日报道称,自英国在2016年举行脱欧公投以来,投资者已从聚焦英国股票基金中撤出逾1万亿美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英国脱欧公投之前的12个月里,英国股票基金吸引了127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伦敦金融城将黯然失色的担忧也时隐时现。数据显示,2016年,超过250家外资银行在伦敦设立分支,雇佣约220万人,上交税收近890亿美元。而在未来七年里,受“脱欧”影响,英国仅银行业就会损失8.3万个工作岗位。

相较于种种可能出现的后果,徐洪才给出了另一个思路。他认为,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谈判,双方可能受到的冲击都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而英镑作为独立货币,它有自己的地位,这种地位是欧元所替代不了的。例如金属工业黄金、铜、铝的定价中心实际上都在伦敦,无论是巴黎还是纽约都无法取代伦敦的地位,金融城也一样,它的存在是有一定历史原因的。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图